爱游戏下载app有限公司

北京冬奥会排放的碳是怎么被“中和”的?

2022-02-25

(来源中国环境报)“绿色办奥”的理念让北京冬奥会着实火出了圈!各种“绿”科技让人应接不暇,也令不少外媒直夸“了不起!”

  开幕式上主火炬出乎意料地变“小”,目的却是为了低碳、环保;“立春”“SPRING”“迎客松”等烟花字样惊艳世界,焰火弹药也均是高科技环保产品。冬奥组委办公区改造自原首钢园区,所有新建室内场馆和雪上场馆均达到绿色建筑三星标准;节能与清洁能源车辆在赛时车辆中占比超过八成……2月9日,国际奥委会和北京冬奥组委例行新闻发布会指出:“根据目前核算,北京冬奥会将实现全部碳中和目标。”

  北京冬奥会是如何实现碳中和的?又是如何核算的?本报记者采访了清华大学能源环境经济研究所所长助理、北京冬奥会可持续性咨询和建议委员会低碳工作组组长周剑。

  从163.7万吨到102.8万吨,北京冬奥会排放的碳为什么变少了?

  1月28日,北京冬奥组委发布《北京冬奥会低碳管理报告(赛前)》(以下简称《报告》)。《报告》显示,2018年预估计算,北京冬奥会2016-2022年温室气体基准线排放总量为163.7万吨二氧化碳当量。排放量前三为:观众,占排放总量的49.6%;场馆建设改造,占21.4%;交通基础设施新建,占6.2%。

  “2015年北京取得冬奥会申办权,2016年开始启动相关研究工作,当时办赛及筹备方案还未确认,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也缺乏核算方法学,参照往届奥运会和其他冬奥会办赛模式,尤其是涉及场馆建设等,我们只能估算碳排放量,随后根据赛事筹备工作进程,再去修订核算方法学的精细度,确保准确反映实际的排放量。”周剑告诉记者。北京冬奥会温室气体核算时间范围为2016年1月1日-2022年6月30日,分为赛前筹备、赛时运行和赛后拆除3个阶段。除北京冬奥会筹办和运行过程、场馆和交通基础设施外,观众产生的碳排放均纳入计算范围。

  2021年,根据北京冬奥会赛事筹备动态及场馆建设实际活动水平数据,北京冬奥组委对温室气体基准线排放量进行了修订。修订后,变化最大的当属观众部分。周剑告诉记者,原计划1/3的观众源于海外,由他们间接产生(乘坐航班)的温室气体排放会比国内观众多。受疫情影响,这一部分观众取消。因此,冬奥会人数由原来的229万人减少至158万人。相对2018年测算量,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51.2万吨二氧化碳当量。

  “延庆赛区建设期方案发生变更,交通基础设施中的场馆联络线由原来地面公路变更为高架桥,新增11座桥梁。经计算,新增温室气体排放约15.6万吨二氧化碳当量;主媒体中心、五棵松冰球训练馆等场馆建设方案变更,新增温室气体排放约4.5万吨二氧化碳当量。”周剑介绍,基准线测算时,测试赛考虑了国内测试赛和国际运动员参加的国际测试赛,由于疫情,测试赛比赛场馆由22个场馆(竞赛及非竞赛场馆)变更为12个竞赛场馆,温室气体排放减少两万吨二氧化碳当量。变更修订后,北京冬奥会2016-2022年的基准线排放量约为130.6万吨二氧化碳当量,排放量减少33.1万吨二氧化碳当量。

  据介绍,2016-2021年实际温室气体排放总量为48.9万吨二氧化碳当量。《报告》预估,2022年赛时及赛后处理阶段将产生温室气体排放总量为53.9万吨二氧化碳当量。预计2016-2022年北京冬奥会实际温室气体排放量为102.8万吨二氧化碳当量。

  碳排放是这样一点一滴减下来的

  开幕式上主火炬的亮相方式惊讶了众人,“导演团队保密工作做得很好,和大家一样,我们也是播出那一刻才知道这种点火方式。”周剑表示。根据《报告》可知,大型活动包括火炬接力、城市活动、开闭幕式等,在基准线修订前后温室气体排放量均为1.8万吨二氧化碳当量,“此次点火方式的创新,也必然会带来一定量的减排。”

  《报告》介绍,北京冬奥会的低碳管理包括两方面:一个是碳减排,一个是碳抵消。北京冬奥组委在2019年公布的《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低碳管理工作方案》,提出了北京冬奥会从低碳场馆、低碳能源、低碳交通和北京冬奥组委在行动方面采取的18项碳减排措施。通过冬奥组委低碳办公、低碳交通、低碳能源、低碳场馆等措施,最大限度进行碳减排。对无法避免及无法减排的排放量采取碳抵消措施,确保北京冬奥会碳中和目标顺利实现。

  “北京冬奥会温室气体排放核算场馆为25个竞赛场馆和非竞赛场馆。”周剑说,2016-2021年是冬奥会主要筹办阶段,减碳措施主要涉及场馆和基础设施建设过程,低碳交通和场馆运行的减碳措施主要体现在赛事期间,相关信息将在赛后报告中披露。此外,国家游泳中心、国家体育馆、五棵松体育中心、国家体育场等奥运场馆改造工程产生的碳排放,相比重新建设场馆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约3万吨二氧化碳当量。

  提及富有特色的减排措施,周剑表示,国家速滑馆使用的马鞍形索网屋顶,实现2万平方米无立柱空间,用钢量仅约为传统钢屋面的1/4。据悉,该技术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2000吨。

  国家速滑馆、首都体育馆、首体短道速滑馆、五棵松冰球训练馆4个冰上场馆5块冰面使用最清洁、最低碳的二氧化碳跨临界直冷制冰技术,可大幅降低制冷系统功率,节约能源,实现更高质量的冰面。

  此外,北京冬奥会积极推进超低能耗示范工程,五棵松冰球训练馆、延庆冬奥村D6居住团组、北京冬奥村赛事医疗用房均采用了超低能耗建筑技术,示范面积分别为38960平方米、10856平方米和1358平方米,应用节能设计和新技术,使建筑运行更加高效节能。

  北京冬奥会全部场馆还实现100%“绿”电供应,并且部分场馆已提前在建设期就实现了100%“绿”电供应。自2019年-2021年6月30日, 21个北京冬奥会场馆(含北京冬奥组委首钢办公区)提前实现常规能源需求100%由可再生能源电力满足,绿电交易结算电量约1.6亿千瓦时。

  三大企业赞助,分别捐赠20万吨减排量

  1月4日,中国石油收到了一份特殊“荣誉”——由北京冬奥组委颁发的“碳中和特殊贡献证明”牌匾,因其自愿赞助20万吨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(CCER),用于碳抵消。

  “我们从油、气、氢、餐、宿等方面提供保障,接棒成为北京冬奥会合作伙伴俱乐部轮值主席单位,从低碳能源、低碳交通等方面助力绿色冬奥。”中国石油相关人士介绍。

  同为北京冬奥官方合作伙伴的国家电网、三峡集团,也以赞助核证碳减排量的形式,分别向北京冬奥组委赞助20万吨二氧化碳当量的碳抵消量。

  北京冬奥会的碳减排措施颇具成效,但有一些排放仍无法完全避免,如来自新建建筑及运动员乘坐航班的排放等。除赞助企业自主行动和捐赠外,为抵消这些碳排放,本届冬奥会也采用了人工造林等林业碳汇、引导社会大众的碳普惠制等方式。

  从申办北京冬奥会开始,造林项目就被确定为碳抵消的主要措施。2016年1月-2021年11月期间,张家口市50万亩京冀生态水源保护林建设工程的碳汇量,2018年1月-2021年8月期间,北京市71万亩新一轮百万亩造林绿化工程的碳汇量,均已核算并无偿捐赠给北京冬奥组委,预估碳抵消量分别为57万吨二氧化碳当量、53万吨二氧化碳当量。

  2020年7月2日,北京冬奥组委正式发布并上线“低碳冬奥”微信小程序,利用数字化技术手段记录用户在日程生活中的低碳行为轨迹,减少日常生活的碳排放。截至2021年12月底,已有110324名用户参与。

  “碳普惠制新兴,从方法学角度考虑,目前国际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,稳妥起见,这部分碳减排量暂时不考虑,我们只关注社会效果。”周剑告诉记者,综合测算,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产生的碳排放量将全部实现中和。

  “我们会定期核算汇总碳排放量和减排措施效果。”周剑表示,为确保核算结果的可信度,北京冬奥组委还委托具有联合国指定经营实体(DOE)资质的核查机构,对碳管理工作全过程和碳排放量、减排量的核算实施第三方评估。

  “赛事正在进行,实际排放量目前还不能作出预估,仍以《报告》为准,6月底会发布赛后报告。”周剑说,赛后报告将补充赛时碳减排和碳管理相关工作情况,全面分析2016年-2022年6月北京冬奥会全过程碳减排和碳抵消措施实施情况,呈现碳排放总量和碳中和结果等。

  “从低碳角度看,这届冬奥会创立了北京冬奥会低碳管理核算标准,建立了覆盖基线/实际排放量核算、减排量核算及抵消全流程的碳中和方法学,将留下珍贵的低碳遗产。”周剑表示,这些遗产不仅对未来其他城市举办奥运活动提供借鉴,也将为中国重大活动提供低碳样本。(周亚楠)

 

在线客服

爱游戏下载app